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当涂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20

积分

0

好友

4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1-20 21:20:45 | 查看: 20| 回复: 1
每爱炎光触焰,忙忙飞绕无停   榨干滴滴司机血和汗的方向盘
  —曝光鞍山市森瑞汽车租赁有限公司
  黑社会组织犯罪行为

  网约车共享经济的兴起也给鞍山市森瑞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森瑞公司”)带来了犯罪的机会, 2018年伊始,以崔博,丁煦,徐佳璐,金杨,还有吸毒人员宋超等人在所谓的隐名后台老板指使下,沆瀣一气组成的犯罪团伙横空出世了,这些人完全按照黑社会组织的形式进行了分工,进行了大量的残害滴滴司机的违法犯罪行为,森瑞公司以卖车为主的租赁公司,一步一步地让滴滴司机进入圈套,然后开始关门打狗,杀鸡取卵的方式残害这些滴滴司机,其犯罪手段残忍,情节恶劣令人发指,即使这样,在鞍山市号称有“万人的队伍,每人万元收入的”人民公安在接到这些上百人滴滴司机的报案后,鞍山市公安局便衣支队和有组织犯罪支队煞有介事的联合一起假惺惺组织几个警察调查一番就没有了下文。号称“首善的的鞍山人民公安”,你们在适合养老的鞍山市拿着人民给予的高额俸禄,口里高喊着:“人民在我心中,我为人民服务”,对森瑞的涉黑涉恶违法犯罪行为竟然熟视无睹,鞍山公安你们首善的内容在哪里?不要用娓娓动听的口号去感动别人,重要的是为人民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让人民满意,让纳税人感谢你,你就是最大的善。你拿着人民的俸禄,理应为人民服务,这是职责所在,也是天理所在。近期鞍山市有组织犯罪支队办案的姓王老警察。自称干了30多年的刑事警察,把一个印有鞍山市公安局铁西分局的不立案通知书交给了部分控告人,仅仅对控告人指控的森瑞公司涉嫌非法经营罪做出没有犯罪事实的答复,森瑞公司涉及的其他犯罪指控不做任何回答,而且是执法主体换了个马甲,让申控人到铁西分局寻求救济,懵懵懂懂的铁西分局接到控告人的刑事案件复议书一副呆萌的样子。硬照头皮接下了不知情的复议申请书。美其名曰是研究研究,估计是在认真的听从上级的指示罢了,在鞍山只知道“摆平”的法治环境下,要想得到公平正义是如此的艰难。下面就森瑞公司的涉黑犯罪行为从事实上进行说明,让每个善良的人们人从朴素的价值观衡量评价一下森瑞公司的好与坏、真与假、罪与恶;

  一、森瑞的第一玩法;违法宣传,请君入瓮,签订挂靠合同,迅速赚取了第一桶金;
  为了尽快索取资金,为犯罪开路,森瑞公司的崔博,丁煦,徐佳璐,金杨,还有吸毒人员宋超等人首先用违法犯罪的手段开始了利用广告作虚假宣传。,瑞公司作为广告发布者宣传自己出售合规带证网约车。前提是与森瑞公司签订挂靠合同,交管理费。森瑞公司的虚假宣传行为先后有180余人上当受骗,《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二条规定,虚假广告罪,是指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违反国家规定,利用广告对商品或服务作虚假宣传,情节严重的行为,这个法律规定对于森瑞公司这几个80后后生不如一张卫生纸。鞍山的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对此不屑一顾,鞍山市公安更是没有看见,这些穿正装的市场管理者,也不知道你们一年都干了些什么?这些善良的滴滴司机在森瑞公司虚假广告宣传下上当了,就像是丹麦的海外自治领地法罗群岛一年一度的捕鲸活动的鲸鱼一样,被森瑞公司驱赶到到了海滩浅水区域,然后被大肆屠杀。滴滴司机购买森瑞出售的大多是吉利帝豪汽车,购买森瑞帝豪的车辆价格,森瑞出具个滴滴司机的白条子票据上比实际上少3500-5000元不等,但实际价格没有少收。而且在大多是车辆性质在无证非营运状态下强制缴纳了一万多元全额营运险。从森瑞公司购车费用竟比实际车辆销售价高至13万左右元。滴滴司机决定贷款买车后后,森瑞安装GPS额外收3000元钱,说是银行要求强行安装的。最终按照36期贷款全完事算,车缴纳全款价格共计16万左右元,没有出具发票。而4S店这辆车才9万元左右。先后共计有180余人在此公司被骗购买。 可以说森瑞公司通过违法犯罪的虚假广告行为和强迫交易行为还有虚构的保险缴费诈骗行为迅速的淘到了第一桶金子,这些滴滴司机交给森瑞的巨额资金费分为两部分入账,森瑞公司收取的滴滴司机管理费每人每年3600元?200人的款项全部给司机打白条转入丁煦的个人账号,而不是公对公账号。其他资金包括贷款车辆的还款,也是先交到森瑞,然后森瑞公司欺骗司机说交给了龙江银行,最后查实每次森瑞公司都以3300元收取滴滴司机的银行还款,实际上还给银行的就3000多一点,巨额收入逃避税收监管,此节容后续。
  现代的企业管理制度坚守的原则之一必须合法,合理。依法治国也是公民守法作为前提。但是森瑞的管理制度就是一张违法犯罪的遮羞布而已。森瑞公司违法犯罪积攒了一定的原始积累,递进式开始了下一步“犯罪行动计划”。

  二、森瑞的第二玩法;逢山开路,遇水架桥,金钱开路摆平一切障碍,
  170多个滴滴司机没有道路运输许可证的情况下胆战心惊的在森瑞公司的纵容下上路开始非法经营,森瑞公司告诉滴滴司机出事了有他们出面去摆平,你们放心去经营吧。只要不打执法人员,保证没有事。并说如果被执法人员抓到了马上给森瑞公司的工作人员宋超打电话,由他出面摆平。
  鞍山市综合执法局的开发区有个牛队长,这个人也看到了发财的商机,权力的伟大,牛队长于是开始钓鱼执法抓网约车,牛队长先后将森瑞的无证网约车抓了10多台,都是森瑞公司的宋超出面将这个牛队长摆平了,当这些滴滴司机举报森瑞违法的时候,这个牛队长胆大妄为竟然把他处理过的滴滴司机私自传到他的办公室进行威胁恐吓,并拿出当时处理扣车罚款的卷宗,滴滴司机看到里面的签字没有一个是司机本人签的,如此的执法者,鞍山的运输市场不乱才怪哪?滴滴司机知道违法经营也不是长久的问题,很多司机选择了自己使用高价的吉利汽车作为家庭使用,有的滴滴司机车一天都没有进行营运,给滴滴司机的身心和经济上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
  当滴滴司机问森瑞公司何时下证的时候,法人丁煦在得到审批局明确告知没有网约车指标,森瑞公司只有30个运输许可证的情况下还在继续用虚假广告用能办理网约车许可证为噱头卖车。森瑞公司在滴滴司机步步紧逼的追问下,森瑞公司承认卖给滴滴司机的车辆没有营运证。理由原因是政府部门内部整改,暂时停办及已经向有关部门报备了200个网约车营运证。等待二批证。 感觉被骗滴滴司机通过咨询贷款的龙江银行核实发现贷款也是被骗。后又找到相关部门核实得知森瑞公司所说都是虚假信息。滴滴司机到卖车的4S店得知车辆也是被骗购买的。这一切都是森瑞在隐瞒购车司机的情况下办理的。滴滴司机奔走投诉控告森瑞公司,但是得到的都是无人理睬的结果,无奈下,滴滴司机走进了法院。

  三、森瑞公司第三个玩法;指挥人民法院判决和执行,法官完全成为森瑞犯罪的工具,守护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屏障全面失守;
  人民法院本应让老百姓在每一个案件中感受购房者国庆节前观望气氛浓到公平和正义,违反约定在先,前后都违反法律规定的森瑞公司却能在鞍山市立山法院的判决中独善其身;
  这些滴滴司机走进鞍山市立山区法院的第一份由该院宋丽华法官出具签发的判决就是典型的违法判决,对滴滴司机的诉求偷换主题概念,瞒天过海也说什么滴滴司机与森瑞公司签订的挂靠的是“网约车经营权,而非挂靠网约车运输证,运输证仅为影响滴滴司机实现合同目的的条件,而非合同目的本身”。网约车经营权和网约车运输许可证就是一个概念,就是一个不可以分割的内容问题。试问一下宋法官,如果不能取得上路许可,挂靠这个单位干嘛?买这个吉利和进口车排气量相当价钱的车干嘛?不论从合同的任何解释方法,哪怕是客观目的解释,挂靠运输和行政许可经营是一个整体概念,一个法律关系。法官竟然和这些五大三粗的“车老板”玩起了文字游戏。 接到错误判决的滴滴司机提出上诉来到了二审人民法院,二审法官曾桂,戴艳丽,王瑶和宋丽华法官的一审判决仍然玩的是一脉相承的把戏。袒护森瑞公司的违法行为是先与挂靠车主签订挂靠协议,再上报申领运输证,不能认定为森瑞公司采用欺诈手段使滴滴司机陷入错误认识签订车辆联营(挂靠)协议。挂靠合同和办理许可证进行先后分离评判,设想一下,如果购买森瑞的吉利帝豪汽车不能上道进行营运,滴滴司机同样的汽车多花近十万元挂靠森瑞公司的合同目的干什么?到立山法院提起解除挂靠经营合同诉讼的滴滴司机也同样遭到张兰文,张玲法官的几十份几乎相同的判决,其内容说森瑞公司没有给滴滴司机办理运输许可证,是政府的过错,把人民政府正常的市场管理行为添加的标签是:“不可抗力”更荒唐的是判决解除合同的滴滴司机进入执行阶段得到了鞍山市立山区人民法院的执行局庭长王琪的公然打压。在执行局长邹剑对古琦,李哲的执行判决有先例的情况下,王琪法官竟然枉法判决,本应该“照方抓药”的执行法官王琪竟然让取得胜诉判决申请的滴滴司机先把挂靠森瑞公司的滴滴司机的车再做一次交易卖给滴滴司机自己,然后滴滴司机拿出车辆价款18%车辆税款孝敬给森瑞公司,此项未果后,王琪又让滴滴司机拿出申点火钓出惊天大鳄!9-6周日请执行费用550元钱。在鞍山市立山法院竟然有执行费用让申请人承担的情况,真是天下奇闻。王琪法官,据说你还是个执行庭的庭长,你对森瑞的包庇袒护已经赤裸裸毫无掩饰。在立山法院执行局同一个案件竟然出现两个执行结果。愤怒的滴滴司机怦然而起,向8890,人大,巡视组,扫黑办、鞍山市中院,省法院美股尾盘走低 三大指数集体收跌,鞍山市政法委、省政法委,省纪检委,投诉控告这个枉法的王琪法官,最后王琪取消了550元的索贿要求,但是先交纳550元的申请人成了冤大头,王琪拒绝退回先期收取听话的滴滴司机缴纳给他的550元钱。森瑞公司不仅在滴滴司机的车上做了大量的压榨滴滴司机汗水和泪水的文章而且在车辆经营延伸的问题上做了大量的违法犯罪行为,但是这一切,在钢城无人敢管,无人敢问,背后的保护伞能量如此之高,让人瞠目结舌;

  一、公安机关介入后,开始是义愤填膺后来是过河拆桥,长达5个月没有任何结论性信息,疑点重重;管窥森瑞公司违法犯罪几乎包罗万象而且是肆无忌惮;
  森瑞公司组织200多台,除去有营运证的30台,170台无证车辆非法经营冲击鞍山市的运输市场,森瑞公司非法经营所得达千万元,难道没有行政一个家 这些年接二连三的发生车祸,为什么命运要这样捉弄人许可就这样干,合法吗?森瑞公司组织的滴滴司机由于违法经营被行政机关处理鞍山市综合执法局的牛队长处罚了20多人次,非法经营罪的法律构成要件对于森瑞一个不少,一个不缺,相同的百度上的对此判决案例不胜枚举,但是森瑞公司却能安然无恙,鞍山公安局有组织犯罪支队加上便衣支队月薪过万的警察从2020年7月初开始到现在找滴滴司机近百人做了几百份笔录,调查取证耗费的大量的人力物力,但是部分滴滴司机看到这样一幕;公安研究案件的时候,竟然找什么不是警察的教授参与公安机关的案件定性讨论,后来,这个参与案件定性的非警务人员还蹭滴滴司机的车回到自己住处,在路上说,自己是公安局请来讨论案件的,身份是退休的警察。滴滴司机不明白怎么公安的关键性工作还可以外人直接参与主导吗?你都退休了回家领养老金了,还装模作样的参加案件讨论?难道鞍山公安没人了吗?你这样介入符合法律规定吗?这样的案件处理结果理所当然遭到滴滴司机的怀疑,截至现在为止,号称万人之巨,月薪过万的鞍山市公安还没有完成对森瑞公司的调查结论,滴滴司机仍然在耐心翘首等待期待.猴年马月能给这些滴滴司机一个灿烂的答复。开始接到滴滴司机的血泪控诉便衣队王姓警察义愤填膺可是时间一过到六个月后,接案王姓警察开始打太极了,告诉滴滴司机工作都全是听领导的安排等等进行搪塞。
  森瑞公司在经营中违法犯罪行为比比皆是,他的违法代理人崔博在立山法庭上还振振有词地说,他们是市政府招商引资来到鞍山的企业,我们这样做的这一切都是鞍山市政府的过错导致的,无证运营违法犯罪是鞍山市政府逼的。
  在悬挂国徽的鞍山市立山人民法院庄严法庭上,通过天眼查查明的信息,根本没有代理权的非森瑞公司的职工崔博,却装模作样的出现在森瑞公司的代理人席位上,尽管这个叫崔博的80后后生,是沈阳市存车场的负责人,但在法庭上,满嘴胡说八道的崔博却敢公然命令审判席上的卢雪法官把庭审录像给他拷贝下来要去对滴滴司机的代理人在法庭上的据理力争的行为到律协控告。开庭法官对滴滴司机的代理人要求崔博没有代上午是医疗卫生,下午的农业超跌反弹理权离开法庭的理由根本不理睬,也拒绝向滴滴司机的代理人出具崔博的劳动关系证明,让审判流于形式,程序严重违法,就是这个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的80后后生崔博,在法庭上发飙说;我们这样做的这一切都是鞍山市政府的逼的;就是这个崔博,在法庭上对法官俨然是个皇上在命令奴仆,就是这个胆大妄为的崔博带领曾经有前科劣迹的丁煦,金阳、宋超,王文娟,徐嘉璐等人,无所顾忌导演了以森瑞公司为名的大量涉黑涉恶的违法犯罪事实;崔博也是森瑞公司这个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核心成员之一。
  1,森瑞违法收取滴滴司机管理费给滴滴司机出具的票据都是“白条子”森瑞公司涉嫌逃税刑事犯罪无疑;立山法院把违法管理收取管理费视为经营行为让人瞠目结舌;
  在滴滴司机手里的森瑞公司出具管理费收据都不是正规的发票,甚至没有公章,就是百姓所说的白条子,都是违法收取的涉及的金额达到300万元人民币之巨。白条子上面明确表明收取的钱的数额。森瑞公司作为公司存在,首先要需遵守市场制度,规范自己的市场行为;会计账簿是公司经营活动的必备。但是森瑞公司好像是“太空来的公司”无法无天。自己的日常管理完全按照自然人去做,公司的收入即时转入几十张个人的银行卡中,逃避税收,公司的形式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个犯罪“挡箭牌”而已,在立山法院的法庭上森瑞公司用一些白条子当成管理费收据进行公众法庭出示,在法庭的质证环节. 森瑞公司公然说收取的管理费都进入了法人丁煦的个人账户里了,滴滴司机质问他,我的车一天也没有营运,你这些管理费都什么用了?森瑞公司的崔博公然说,这些管理费开始说都 用在“摆事”用了,把公司当成个人的敛财工具了,不仅人格混同而且是大言不惭的为违法行为使用管理费直言,滴滴司机要求森瑞公司返还违法收取的管理费用是坚决和有法律依据的,森瑞公司最后为收取管理费出具白条子的偷税漏税行为大肆辩解,滴滴司机对森瑞公司的偷逃税款行为向守护国家资财的税务部门鞍山市国税局稽查二局举报,在没有做任何调查的情况下,我们的税官竟然说,森瑞偷逃税款没有查出来! 鞍山市国税局曾经在2018年对森瑞公司偷税漏税进行过行政处罚。现在森瑞公司又开始肆无忌惮地逃避的缴纳税款早就超过刑事立案标准,但是森瑞公司后面有巨大的伞罩着,理所当然目前会相安无事。即使这样违法收取的管理费用,竟然得到立山法院法官的支持,理由是滴滴司机进行了非法营运行为,森瑞公司用这些管理费摆平了鞍山市的行政执法部门和人员,这个管理费和车辆非法经营有关,所以不能支持滴滴司机要求返还管理费的诉讼请求。这个判决理由如此荒唐让法治蒙羞,这个结果也让滴滴司机怀疑司法的公平正义何在?
  2,森瑞公司涉嫌对国家工作人员和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这点从森瑞公司涉嫌组织、领导考试作弊罪说开去;
  森瑞公司有两个人物在森瑞的犯罪团伙中的作用十分突出,这两个人一个叫金杨,一个叫宋超,两人系夫妻关系,宋超劣迹斑斑,两人在森瑞从事的违法犯罪中和与国家工作人员中充当掮客的脚色,充当森瑞公司对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的重要犯罪嫌疑人;
  金杨,女,1985年生,原是森瑞公司销售部经理,现整个公司基本由金阳打理。公司大部分车,资金收取都经过她手买卖转接.该人是森瑞犯罪团伙中的骨干成员。
  宋超,男,1985年生,在森瑞公司是整个车队大队长,公司车辆被扣或者肇事等需要出面解决的问题基本都由宋超出头去摆平。
  在2018年鞍山市运输管理部门组织的国家层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资格人员证中,金杨代表森瑞公司负责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购买考试答案,然后高价出卖给森瑞公司挂靠的滴滴司机300元到500元不等,涉案金额较大,在5万元左右,金杨等人的行为完全构成行贿罪和受贿罪刑事立案标准,金杨等一行人使用手机进行传递考试答案和收取购买答案的款项几乎毫无遮掩,金杨一干人马的行为涉嫌行贿罪和组织、领导考试作弊罪,现在还有购买的金杨提供的试卷答案和相关证据保存在滴滴司机手中,但是反应到便衣支队办案的王姓公安警察哪里却没有得到他任何理睬动作,好像是熟视无睹状;是否已经对森瑞的罪恶累累的举报控诉已经麻木了,或者说对森瑞的这些法定犯,自然犯的违法犯罪事实涉嫌什么罪名还是懵懵懂懂状。如果这样,何不把相关材料拿到北京相关知名学府的刑事案件研究所细致的请教一下专家进行一下案件评估,何必苦思冥想不知云云所措。
  (1)王海涛,2018年4月20日,金阳给联系的600元买到道路运输许可证考试答案。
  (2)付长旭,2018年4月,给金阳600元买的道路运输许可证考试答案。
  (3)张祥禹,2018年5月,给金阳300买的道路运输许可证考试答案钱。
  (4)陈东,2018年3月21日,微信转给森瑞公司车队队长赵泰然1200元购买道路运输许可证考试答案。
  (5)杨景栋,2018年3月给金阳600元购买中国道路运输从防守,调仓这只涨价品种!业资格证考试答案。
  在法庭上森瑞公司的代理人崔博大言不惭公开的说。收取的管理费用在摆平国家工作人员,用于吃饭,喝酒,到歌厅唱歌,买考试答案上了,公然为森瑞公司的行贿犯罪行为叫嚣,虽然这一切记录在法庭的庭审笔录,但是这个崔博也无所顾忌。
  3,森瑞公司利用地下收车公司,将滴滴司机的抵押车未交保险车辆夜黑人静时偷大盘调整完毕偷扣走,然后敲诈滴滴司机交钱赎车, 森瑞公司的行为已经构成寻衅滋事犯罪无疑:
  黑恶势力的认定用在森瑞公司一点也不过分,森瑞公司买车应该是他的主业,可是这个公司为了买车为借口打起了歪门邪道;非法经营,偷税漏税,行贿,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行为应有尽有。其中仅仅举一例就是组织地下汽车回收执法队伍,对贷款抵押车辆进行夜深人静时候偷开到是沈阳秘密存放地然后对被扣车司机敲诈勒索。滴滴司机刘羽,家境贫寒,父亲卧床不起,全家人都指望他吃饭活着,可是刘羽这个车辆就是个从森瑞公司购买的抵押车,今年的疫情,让刘羽始料未及没有按期还上森瑞公司的贷款,于是森瑞公司就赤膊上阵雇佣具有恶势力性质的“地下收车执法团伙”将刘羽的车辆强行开走扣押,刘羽扣车情况如下说:
  “我叫刘羽”,“2020年3月25日18时许,我的辽C109B8的白色帝豪gs停放在鞍山市铁东区安乐街附近的聚香园饭店门口,23点左右我吃完饭发现我的辽C109B8车辆不见了,我立即报警,后警察告诉我森瑞公司将车整走了,让我找森瑞公司,它们给我一个电话号让我跟这个人联系,通过打电话联系得知这个人叫朱连科,是森瑞公司的资产负责人,朱连科告知我让我把森瑞公司的管理费和100%滞纳金共计三万余元先还了,然后在谈取车多少钱,同时得知森瑞公司向朱连科反映称联系不到我,所以拖车。并且还说你们有没有营运证跟他无关,不交钱就拖车,我们是地下拖车公司的。从2020年3月25日至今我的辽C109B8的白色帝豪gs车辆至今不知道被森瑞扣押在何处,森瑞公司拒绝返还我十几万元的车辆,车内的几万元现金也被盗走。
  “我叫赵立斌,是辽cxc630车主,2019年2月,我将车停放在自己家楼下,第二天早上发现我车不见了,到属地派出所报案,后经过派出所调查说是森瑞公司把车被拖走了,因为森瑞公司强迫我们在他们公司购买保险,不在公司买保险就扣车,被迫在公司上的保险,以为可以取车了,结果森瑞公司管我要了2000元钱拖车费,并告知我不给我任何凭证”。
  “我叫付长旭, 2020年8月12日白天,我将车牌为辽C778A9的白色传祺GA6停放在鞍山市高新区齐大山镇齐选街五栋的家楼下停着,下午3点左右我准备下楼上班发现我的车牌号为辽C778A9的车辆不见了,我立即报警,当时齐大山派出所出警,值班警察后来告诉我说,你的车被森瑞整走了,给我一个电话号让我跟这个人联系,通过打电话联系得知这个人叫李刚,是沈阳达飞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负责人,李刚告知付长旭把贷款结清跟拖车费3000元,还有解压费用400元,还有保险返点钱1080元,还有滞纳金7000元,然后在谈取车多少钱,从2020年8月12日至今付长旭辽C778A9的白色传祺ga6车辆至今不知道被沈阳达飞公司扣押在何处,还有沈阳达飞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竟然将付长旭的抵押贷款全部还清。将车辆占为己有。沈阳达飞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拒绝返付长旭十几万元的的车辆”。2020年12月3日齐大山派出所刘警官联系我,刘警官问我认识不认识一个叫“胡洋”的人,我说不认识,刘警官说现在你车辆的所有人叫胡洋,我才知道我的车被过户给了这个叫胡洋的人。
  “我叫刘铁军, 2020年9月4日21时许,我将车牌为辽Czs051的白色帝豪gs停放在鞍山市铁东区南长甸街31中北门,21点左右下楼发现我的车辆不见了,我立即报警,来到了鞍山市公安局铁东分局解放派出所,值班警察头也不抬,不听原由,一听森瑞马上告诉我去法院,让我联系森瑞公司的人,然后我给森瑞公司负责人金杨打电话通过金杨联系到一个微信名字叫“壹一”的女士,她自称是大庆日升昌担保公司在沈阳的负责人,然后告诉刘铁军车让他们开走了,告知我需要交3000元拖车费,2000滞纳金然后把所有贷款一次性结清共计22500元,才能返还刘铁军辽Czs051的价值十三万左右的白色帝豪gs轿车”。
  还有两名女滴滴司机也是被森瑞公司的地下执法队在朗朗乾坤下将车辆盗走。
  “我叫王忠云”,我的车牌号为辽C128E1,我的车也是夜半被森瑞的地下收车执法队偷开走,当我联系取车的时候,对方告诉我要我先交5000多元的拖车费和滞纳金……。2020年12月3日又通过关系查询一下车辆信息,结果查到我的车辆被莫名奇妙的过户了。
  “我叫刘浩义”,我的车牌号为辽CZE631,,我的车也是夜半被森瑞的地下收车执法队偷开走,并向我索要拖车费和滞纳金等费用5000元整,还要求我将贷款尾款一次性结清,迫于压力我只好交钱取车……
  森瑞公司组织的地下执法收车队先后从鞍山市各个城区夜半偷开走滴滴司机的车辆达10台左右,然后立即开往沈阳秘密处停放,滴滴司机如果要取车就要付出万元存车费等费用。地下收车地将车内贵重物品全部席卷而空,滴滴司机到辖区派出所报警被告知滴滴司机去法院解决,接到报警公安机关值班民警连起码的初查程序都不做,报案回执更不提供,值班警察甚至驱逐滴滴司机赶紧离开,这也是首善吗?这一切让山河震惊,也让滴滴司机欲哭无泪。
  在立山法庭上,”鸳鸯等笑着答应了,高声又说道:“这满桌子的腿子, 二奶奶只管吃就是了森瑞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的代理人崔博也是实施扣车的主要人员,公然播放扣刘羽车和搜查偷走车内财物全过程,主动将视听资料在法庭上进行炫耀播放展示,威严的法律在他们面前不如一张废纸。这些滴滴司机在法庭上向法官提出由于提出对崔博等人扣车过程的证据保留,并当场提出的诉求;因为森瑞公司的违法犯罪事实与滴滴司机的请求是同一法律关系,要求人民法院将森瑞的违法犯罪事实根据法律规定移送公安机关,但是滴滴司机没有想到法院对此根本就不理睬依然进行民事审判。守法人都知道,任何车辆的扣押必须经过国家法律机关执行,任何人没有强制性扣押受害人的车辆权力,以暴力、威胁、恐吓等其他方法以清收为名等进行扣车都涉嫌违法。相同的判例比比皆是,但是森瑞公司肆无忌惮的违法行为在鞍山市属于进入无人之地,可以为所欲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现在森瑞公司不知基于什么样的考虑已经将夜间偷走的车辆返还给了这些滴滴司机,但是森瑞公司最后还是没有忘记狠狠地敲了这些滴滴司机一把。这些滴滴滴司机分别交给他们一些银两,但是森瑞公司对滴滴司机扣车后产生的损失闭口不谈。
  4,森瑞公司个别化诈骗犯罪行为比比皆是,贯穿合同签订到解除合同全过程之中;
  我叫王X,我也是被欺骗买的森瑞的汽车,进行网约车经营,由于无运输许可证,加上我生小孩,要求森瑞公司解除挂靠合同。因为我是贷款买车,需要还给银行剩余的贷款款项还有森瑞要求过户费16000元。我于是按照森瑞公司的工作人员金阳的要求就交给了她手里所谓的管理费9300元、车辆转出费用16000元、收取车辆贷款36期每月3300元,银行贷款本息是3097元,森瑞公司欺骗王X多收了贷款还款费用人民币95175.2.元,多收了王X人民币48924.8元.现实中解除挂靠合同转出车辆实际费用就是人民币110元钱。
  我叫石XX我于2018年6月20日与森瑞公司协商后签订挂靠协议:由我购买被告一台传祺牌轿车,车牌号为辽CZE220,发动机号码为:F475284车架号码:LMGBC1357J1042300,我将该车辆挂靠森瑞公司处用于营运,但是森瑞公司没有给我提供“运输许可证明”原告车辆无法进行营运,由于被告的违约、违法行为,致使我的合同目的无法实现。我要求解除挂靠合同,森瑞公司的工作人员金阳以收取车辆转出期间需要费用的名义将我登记在森瑞公司名下的汽车再次以买卖形式二次卖给了我,收取我车辆增值税费8053元,我没有营运却收取我管理费6300元、车辆转出过户费用16500元、违法收取车辆抵押还款费用7560元,后经过核实还有人民法院判决事实认定森瑞公司实际多收取原告我上述四项费用共计指数大跌,新周期孕育,低估值板块崛起人民币38413元。
  现实中解除挂靠合同转出车辆实际费用就是人民币110元钱。森瑞公司给其他滴滴司机的回复解除挂靠合同收取过户费用是800元钱。但是现实中森瑞公司对不知情来解除挂靠合同的滴滴司机采取蒙骗的手法收取的费用1.5万元到5万元之间不等,收到钱后工作人员金杨立即将这些到手的人民币立即转入森瑞公司丁煦私人账号中进而逃避税收监管。此情此景举报到税官哪里,得到的回答是没有查到,没有这回事,这就是所谓的人民税官,国家财富的守库人,任凭税款流失,对人民是蹬着眼睛说瞎话。
  ......
  森瑞公司的所作所为,近似于一个强盗公司。森瑞公司的所作所为和公序良俗,依法治国的法治要求格格不入,企业名称仅仅是包装,内部人员是犯罪的主体。森瑞公司的所作所为和违法犯罪的构成要件是无比契合,崔博等人行为完全符合“两高一部”《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十四条的全部内容;具有下列情形的组织,应当认定为“恶势力”: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但尚未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组织。恶势力一般为三人以上,纠集者相对固定,违法犯罪活动主要为强迫交易、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敲诈勒索、故意毁坏财物、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等,同时还可能伴随实施开设赌场、组织卖淫、强迫卖淫、贩卖毒品、运输毒品、制造毒品、抢劫、抢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以及聚众“打砸抢”等。
  请善良或者曾经善良的人们听听这些滴滴司机对他们自己的艰辛工作的如下叙说;
  “我们这些可怜的滴滴司机;每天工作13个小时以上,每月的实际收入也不过5000元钱,我们不是公务员,不是那些机关事业单位旱涝保收的铁饭碗偷偷用网约软件偷开网约车整点油钱搞点外快的违法司机,我们滴滴司机是用车来养家糊口,为了活着而工作拼命,他们上有老,下有小。这些滴滴司机中先后有两名无证进行运营拼命工作连轴转的滴滴司机已经累死在车内。我们这些滴滴司机解除合同脱离犯罪组织,我们是正当行为,我们将来干什么都不知道?我们没有诗和远方,只有无限的惆怅,我们这些司机大多都在准备卖掉还有一点残值的国产破车,准备去南方或则更远的地方去谋生,父母在,不远游!如果这些滴滴滴司机还有一点活路,能在鞍山还能得到一丝丝政府温暖和情怀,在鞍山能有一点生活的空间,那个人能有这个撇家舍业的想法。鞍山市的各个部门那个能设身处地的为这些被榨干汗水和泪水甚至是血水的司机做点实实在在的工作。在鞍山“善”在哪里?我们这些滴滴司机在鞍山想靠自己的汗水要吃饭,要生存,要养家糊口竟如此艰难”!!!
  综上所述,“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正义会迟到,但不会缺席”。为了清除森瑞公司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犯罪团伙,清除打掉保护伞,净化鞍山司法环境中的害群之马,为了鞍山市的营商环境建设,滴滴司机知情司机向有权机关再次正式举报控诉森瑞公司这个犯罪集团的涉恶事实,建议有权机关明察,签名的滴滴司机对本控告书的真实性承担法律责任。


  泣血的52名滴滴司机
  签名附后

  2021年1月18日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12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1-20 21:37:51
无语.....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